惊险故事:悬崖上的绿塔别墅

  • A+
所属分类:惊险故事

在英国,像麦加文这样的车站,只能算是最小的火车站了。它坐落在崎岖的威尔士山中。下午四点多钟,从伦敦开来的一列客车上,走下两位小旅客。她们是12岁的珍妮和10岁的妹妹安。她们等了好一会,仍然没人来接她们。姐妹俩很奇怪。她们是到住在这里的亨利舅舅家度假的,她们的妈妈早给舅舅写来了信,可舅舅为什么没来接她们呢?

她们只得租了一辆小马车,马车夫是个上了年纪的人,当他听说这两个小女孩要到那座悬崖上有绿塔的别墅去时,瞪大着惊骇的眼睛说:“老天爷,干吗要到那座房子里去?说真的,就是给我一袋金子,我也不要住那房子。”

安奇怪地问道:“为什么?”

马车夫说:“村里人都说,一到夜里就有一个幽灵样的怪东西走来走去,他们说里面有鬼。”

“有鬼?”珍妮和安几乎同时叫出声来。

马车在崎岖的路上颠簸着,转过一个弯,一座绿塔别墅的黑色轮廓出现在多岩石的海岬上。高低不等的山墙,参差不齐的屋顶,组成一个庞大而零乱的建筑群。那绿塔就像一个手指,直指向暮色苍茫的天空。珍妮忧心忡仲地看着这怪异的景色,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马车夫把她俩送到一扇装饰得很讲究的大铁门前,说什么也不肯再送进去,自己驾着空车逃也似地走了。珍妮忐忑不安地扣响了巨大的门环。停了好久,里面出现了沉重、缓慢的脚步声,接着,门像裂缝那样缓缓地裂开了。

开门的是个面孔阴险穿着管家制服的人,他盯着姐妹俩足足看了有几秒钟。珍妮结结巴巴地说:“我们……我们找亨利舅舅。”“管家”迟疑了一下,然后示意她们进去。“请在这儿等着。”“管家”说着,让她们站在大厅里,自己走到里面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可亨利舅舅还没来。突然,安发现了什么,她拉着珍妮蹑手蹑脚地穿过大厅,来到一条长长的铺着石板的走廊里。落日的余晖从窗格里照射进来,只见一个男人模样的东西在走廊尽头缓缓移动,那东西就像蜡烛上的火焰一样闪着亮光,它穿着古时候的骑士服装,好像在朝她们看,可一下子又不见了。

安惊恐地叫了起来。“啊!那是鬼,鬼!”珍妮也紧张地一把抱住了安。不多一会儿,亨利舅舅出现在她们的背后。“你们好,亲爱的,很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安并没见过舅舅,她喊了一声:“你好,舅舅!”而珍妮也只是在四岁的时候见过一次舅舅,可她的脸上却露出惊讶、恐怖的神色,好像在说:我可并不认识这个人呀,它根本不是亨利舅舅。珍妮带着满腹的疑团,犹豫地接受了舅舅的欢迎。

亨利舅舅把姐妹俩带到了二楼的一间房间,从房间的窗户可以俯瞰别墅的前半部份。亨利舅舅对她们说:“你们吃了晚饭就可以休息了,我想,长途旅行后,你们一定累了。”说完,他走了。

姐妹俩不知所措地坐着。珍妮说:“安,我告诉你,那个人不是亨利舅舅。”安倒吸了一口凉气,“你说什么,他不是亨利舅舅?”珍妮说:“是的,我敢肯定!”安抱住珍妮的手臂说:“哦,姐姐,我害怕……”正在这时,下面花园里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姐妹俩急忙跑到窗口。银白色的月光下,只见那个“管家”正托着一盘食物,沿着一条小路朝房子背后走去。安悄悄地问:“他要干什么?那东西给谁吃?”珍妮说:“他准是去绿塔,我刚才进来时看见这条路通绿塔。走,我们去跟着他。”

两人溜出房间,悄悄地奔下楼梯,打开前门,神不知鬼不觉地跟在那“管家”后面。珍妮她们的勇舅是位天文学家,建造绿塔是他为了用来观察天空的。她们看见“管家”在塔的最下层打开一扇门,走了进去,随后门又关上了,姐妹俩躲到一片灌木丛中,等着那“管家”出来。她们知道,把吃的东西拿进去,那里面肯定有人。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突然,从主楼方向传来了脚步声。她俩循声一望,朝她们走来的正是那个刚才在走廊尽头看见的骑士,他浑身上下都闪烁着光芒,每走一步,那装饰在宽边帽子顶上的羽毛就跳动一下。

“是……鬼!”安吓得舌头都僵直了。珍妮赶忙捂住了安的嘴。这奇怪的闪光的身影继续朝前走着,经过绿塔,然后消失了。

这时,绿塔方向传来“砰!”的一声关门声,她俩赶紧把头伏在地上,“管家”从塔里走出来了。她们看着他走回房子里以后,便悄悄地摸到塔前,可那塔门锁得牢牢的,她们很快在塔门相对的地方发现了一个铁栅栏,铁栅栏紧靠地面,几乎被杂草遮住了。珍妮和安拨开杂草,差点大声叫起来,她们看见一双枯瘦的手从里面伸出来,紧紧地抓住铁栅栏,一个满头白发的人把脸贴近了铁窗。借着月色,珍妮终于看清了里面的人是谁。珍妮正要和安说话,突然背后响起了脚步声。在她们后面,那个像鬼一样的“骑士”又走回来了。幸好,他好像并没有注意到她们。

珍妮贴着安的耳朵轻轻地说:“下面那个人才是亨利舅舅,我们的真舅舅。”安吃惊地说:“真的?那屋子里的那个假舅舅肯定是个坏蚤。”两人趴下来,轻轻地呼唤着:“亨利舅舅!亨利舅舅!”

亨利舅舅也看清了她俩。他激动但又微弱地说:“是你,珍妮!还有你,安!你们好!我被关在这里已有三个星期了,那个假扮我的人是我的堂兄约翰·克莱彼尔,那个冒充管家的叫乔丹。”

安疑惑不解地问:“你堂兄为什么要把你锁在这里?”

亨利舅舅的脸因愤怒而涨得紧紧的。他告诉她们:几个月以前,克莱彼尔、乔丹以及另一个名叫哈佛的人抢劫了一个珠宝店。他们抢了大约价值50万镑的钻石,www.feiyu01.com,可是哈佛被抓住了。那些珠宝是哈佛藏的,只有他知道藏宝的地方。克莱彼尔和乔丹把这幢房子当作一个大本营,他们正在设法把哈佛从蓝狱里救出来,然后带上珠宝,打算用这儿的汽艇逃出去,而那个像鬼的“骑士”只是克莱彼尔吓唬人的诡计,因为远看克莱彼尔有点像亨利舅舅,走近细着就骗不了人,他装鬼为的是不让人们到这儿来。

姐妹俩这才恍然大悟。安说:“亨利舅舅,我们不能把你放出来吗?”亨利舅舅说:“只有一把钥匙,克莱彼尔拿着。这门太牢了。明天你们可以借口出去散步,然后走到村子里去,把情况告诉警察莫顿,他会帮助你们。对了,还有件要紧事——哈佛今晚上要从监狱中逃到这儿来,你们得赶快行动,才能抓住他。”珍妮说:“行!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找警察。”安笑着安慰舅舅说:“明天你就会自由了,亨利舅舅,别担忧。”亨利舅舅抓住她俩的手,激动地说:“你们是好姑娘,勇敢的姑娘,你们要千万小心啊!”

夜雾越来越浓,使周围的一切显得更加恐怖和神秘。她们告别了舅舅,悄悄地溜进黑洞洞的屋子,顺着宽宽的楼梯朝房间里摸去。她们希望那个假舅舅睡着了,没有发现她们的行动。珍妮走进漆黑的房间,突然,她发出一声可怕的尖叫,有人从门背后窜出来紧紧抓住了她。灯,唰地一下亮了。姐妹俩被假舅舅和乔丹紧紧地抓住。假舅舅厉声问道:“你们到哪儿去了?”珍妮说:“我们……我们只是去散了一会步。”乔丹咆哮着对假舅舅说:“我看见她们在绿塔附近探听什么,我们得对她们采取行动!”

正在这时,楼下的门“砰”地一声关上了,接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穿过大厅。假舅舅飞快地瞟了一眼手表,对乔丹说:“那一定是哈佛来了!”

假舅舅示意乔丹离开房间,随后自己也走到门口,用冷冷的威吓的口吻说:“我想你们不会干出像爬窗子之类的蠢事来,这房子有40英尺高。呆在这儿,别动。不要闹,你们不会有什么危险,否则,”说着,他突然亮出一把手枪,“如果要惹出什么麻烦的话,我会有办法使你们安静下来的。”说完,他走了出去,房门“砰”地一声关上了,接着传来“咔嚓”一声,门被锁上了。姐妹俩圆睁着吃惊的眼睛,吓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安简直不相信刚才看到的一切,她颤抖着说:“他……他有枪。他敢开枪吗?”珍妮说:“他们是强盗,我想他们什么都干得出!”

楼上静静的。她们能从楼下唧唧咕咕的谈话声中,听出假舅舅、乔丹正在跟那个叫哈佛的人说话。她们俩把耳朵紧紧地贴在门上。她们听到假舅舅在问:“你被跟踪了吗?”传来哈佛的声音:“根本没有。我看见昨天乔丹曾在那儿的一辆汽车,把它开到藏珠宝的地方,拿了东西就直朝这儿来了。”接着是乔丹粗哑的嗓音:“船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可以走了。”“不!”又是假舅舅在说,“如果现在走,天亮时我们只能到达海峡当中,那就会被人发觉。我们还是照原来的计划办——明天晚上天一黑就走。这样就可以多三、四个小时,天亮前我们就能到达法国海岸了……。”声音消失了。显然他们到另一间屋子里去了。

姐妹俩脸色苍白地对视着,好久说不出话来。珍妮像下决心似地说:“无论如何,我们得设法逃出去!”她们俩打开窗子朝外望去,除了一堵光秃秃的40英尺高的砖墙外,别的什么也没有,就连最近的水塔管离她们也有好几英尺远。安说:“我们找找看,或许会有暗门呢!”珍妮绝望地说:“你想有暗门就会有吗?”

安还想试一试。她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寻找着,不时地用拳头敲着橡木镶板,她伸手摸摸壁炉,敲击着壁炉架子,然后转向珍妮,垂头丧气地耸耸肩,叹了口气说:“连秘密通道的影子也没有。”珍妮没回答,她只是睁大着眼睛盯着她看。安惊奇地问:“你看什么?”珍妮激动得声音都变了:“看你后面。”安转过身,顿时张大了嘴巴。壁炉就像一扇安在一个中心绞链上的门一样,旋转起来——里面是一段通到下面的楼梯。

珍妮拿起电筒,俩人犹犹豫豫地边往下爬,边伸长脖子朝下探望着。楼梯是潮湿的,通道里充满了霉味。她们顺着通道,摸索着,一步步向下走去。突然,她们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尖尖的角落里,一道淡淡的白光出现在她们的前头。

那是一扇门。在门的上端有一块小小的镶板,珍妮踮起脚,小心地把它移动了一下,露出了两个小洞。安轻声地说:“这是探视孔,快朝里面看。”

安拿着电筒,珍妮朝洞里张望。她回过头呼吸急促地对安说:“克莱彼尔、乔丹和哈佛都在里面。桌子上有一只口袋,他们正围着一堆闪闪发光的东西,那些肯定是偷来的钻石。”安说:“把我抱起来,让我看看。”珍妮说:“你会弄出声音来的。”安说:“不会的,把我抱起来吧!”

珍妮吃力地把她抱起来。“高一点,我看不见。”安说着,挺了挺身子想使自己变得更高些,珍妮突然感到有点支撑不住了,身子也开始摇晃起来。安赶紧伸出手臂想抓住什么,免得掉下去,但慌忙中手里的电筒哗啦一声掉下地;珍妮也终于精疲力尽,于是,姐妹俩一起摔倒在地上。

响声惊动了屋子里的人,他们顿时乱作一团。克莱彼尔吼道:“有人在秘密通道里,快追!”

墙后,珍妮和安正在爬起来。珍妮紧张得气都喘不过来。“他们发现我们了,他们走过来了……”这时安已经找到电筒,并把它拧亮了,光柱直射向右边她们刚才没有发现的一条地道。珍妮急切地说:“从那条路出去!如果我们回去,就会被抓住,他们会开枪打死我们的。”两个人在地道中奔跑着,不时互相撞着对方,险些儿摔倒。

恐惧使她们没命地跑啊,跑啊,跑啊……忽然,前面隐约出现了在月光下轻轻摇曳的树枝,啊!她们终于跑到了地道的出口,一股寒冷、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地道口隐蔽在灌木丛中,姐妹俩在那丛丛的荆棘中,拼命地往外钻,衣服都挂破了。可是她们到底还是出来了!绿塔就在离她们几码远的地方挺立着,显得阴森又可怕。珍妮气喘吁吁地说:“我们得到村子里去。去告诉警察……”

但是,从这儿到村子里有一英里多路,而且是又狭窄、又弯曲的黑洞洞的小巷子。她俩顺着车道继续向前奔跑。突然,后面传来了叫喊声,过了一会儿,又响起了汽车马达声,紧接着汽车追上来了,雪亮的车灯光柱射到了她俩的身上。安叫道:“快!到田里去!”

“她们越过树篱笆,进入杂草丛生的田野,发狂似地奔着,摔倒了,爬起来;又摔倒了,再爬起来……姐妹俩不时地被高低不平的小土堆绊倒,脚下的烂泥被踩得吱吱作响,泥浆陷进了鞋子,可是谁也顾不上这些,只是没命地向前奔跑。突然,头顶有什么东西呼啸而过。安屏着呼吸,问:“那是什么声音?”珍妮叫道:“子——子弹!他们开枪打我们了。”毫无疑问,克莱彼尔他们已经逼近了,乔丹在后面大声吼道:“站住!你们逃不了了,那边是悬崖!”

珍妮喘着气说:“别听他的!他们在吓唬我们!”她们仍然一个劲儿跑着。几分钟后,她们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脚下的地面越来越陡,形成了一堵悬崖。前面是一望无际的明镜似的大海,海水在月光下闪烁着。她们果然来到了悬崖边上。

珍妮恐惧地望着悬崖说:“我们要被抓住了!”她们朝后望去,那三个人分成三路朝她俩逼来。——她们的退路被切断了!

没有选择,他们只能从悬崖上爬下去!

姐妹俩毫不犹豫地向下爬去,开始是一段斜坡,可是越往下越陡,她们冒着危险,用手指紧紧地扳着岩石边,脚尖艰难地插进岩石缝,慢慢地挪动着身子……碎石、泥土在她们身边掉下去,在悬崖下面发出哗啦啦的回响。爬着……爬着……突然,她们发现自己的脚落在一条岩礁上,岩礁迂回地向下延伸。她们顺着岩礁爬下去,最后,终于稳稳地站在银色的沙滩上。

十分钟后,她们踏上了威尔士村的鹅卵石路。一口气跑到了警察所。警察所的警察吃惊地听着她们的叙述,要不是看到她们满身烂泥和被撕破的衣服,他简直不相信她们所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当她们提到逃犯哈佛的名字后,那个警察赶忙拿起电话向上面汇报。片刻,他放下听筒微笑着说:“我们会抓住那些家伙的,你们最好洗个澡,然后睡一觉,你们真的累坏了。”很快,珍妮和安洗过澡,被安置在一张柔软舒适的大床上,不一会,她俩都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晨,姐妹俩几乎同时醒来了。阳光已经照进了窗户。床边,警察局局长正微笑着望着她们呢。警察局长告诉她们,三个坏蛋都被抓住了,亨利舅舅也被从绿塔下救出来了。正在这时,她们的真亨利舅舅走进了房间,他穿着一件干净的衣服,头发刚刚理过。他微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报纸,说:我要感谢你们俩。现在,先看看这个。”

珍妮和安从床上坐起来,接过报纸,只见一行醒目的粗体字,两个勇敢的姑娘智胜盗窃钻石的强盗……在黑暗中爬下悬崖……

安高兴地说:“对我们的假日来说,这个开头真不错。”珍妮问亨利舅舅:“我可以在绿塔别墅里度过假期吗?”亨利勇舅笑着说:“当然!你们可以在这里痛痛快快地玩,再也没有鬼来吓唬你们了。”安的眼睛里闪着快活的光彩;说:“我好像觉得,有时候有鬼的事情也许会更有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