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险故事:跳水

  • A+
所属分类:惊险故事

这还是俄国沙皇时代发生的一件事。

一个夏天的早晨,十二岁的谢辽沙哼着轻松的歌儿,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收拾着衣服、袜子,还有几本喜欢读的书。要晓得,他爸爸终于同意带他出海远航了,这对谢辽沙来说;可是件大喜事儿。爸爸是“海鸥号”货船船长,经常运货到英国、法国去。而这些国家,谢辽沙只是听老师在地理课上讲过,他做梦也想去看看。这年暑假,爸爸要带他到这两个国家逛一趟,他能不高兴吗?

谢辽沙刚收拾好,爸爸在门外叫了:“快点,孩子,要不我可不带你去了!”

谢辽沙一听,吓得拎起箱子,奔出门外。妈妈站在门口,抱着他的头,吻了吻,轻轻关照道:“上船别淘气,听爸爸话!”

谢辽沙点点头,跟着爸爸,上了停在门口的马车。

马车上,坐着水手伊凡叔叔。伊凡身高马大,据说是个游泳行家。他从不在风平浪静中游泳,只有在惊涛骇浪中,才下水游一阵。爸爸顶喜欢伊凡,把他当小弟弟看待。伊凡呢,也顶尊重爸爸,好像是爸爸的随从副官。瞧,这会儿,他那宽厚胳肩膀上,蹲着一只小猴子,手里握着一支猎枪。猴子和猎枪,是爸爸上船必带的。在海上航行,不见陆地和人影,大伙儿够寂寞的,所以爸爸养了只猴子,放在船上,让大伙儿逗着玩儿,乐一乐。猎枪呢,是爸爸用来打贼鸥的。爸爸最讨厌那强盗似的贼鸥,看到了,就喜欢用来当靶子,练习射击。

马车停在码头,谢辽沙跟着爸爸,登上小舢板,划了一会,登上了“海鸥号”。

船员们已做好一切准备,爸爸上船后,又检查了一番,就下令启航了。

“海鸥号”是艘有三根大桅杆的帆船。船员们齐声呐喊着,欢叫着,扯起风帆,驾船出港,不一会,就把岸上的房屋、树林抛得无影无踪了。

“海鸥号”在茫茫的大海上航行着。傍晚时分,他们遇到了一股顺流,船儿行得很快,船长便叫船员们扯下当中一根桅杆上的帆,这样使船行得更稳些。这当中一根桅杆上的帆一落下,船头甲板上,顿时亮了许多。要晓得,这根桅杆高入云端,上面的绳索、软梯纵横交错,那巨大的帆,几乎把阳光全遮没了。

吃罢晚饭,船员们聚集在船头甲板上聊天儿,看日落,有的逗着那小猴子取乐。

谢辽沙上船后,一直东奔西跑,他想把船上每个角落全看到。这会儿,他也来到船头甲板上,仰头看着桅杆,似乎想计算出它究竟有多高。

谢辽沙正看得入神,冷不防,头上的帽子掉了。——啊,不,不是掉了,是被那调皮的小猴子摘去,戴在它自己头上了。它这番精彩的表演,可把大伙儿逗笑了。谢辽沙也笑了。

谢辽沙伸出手,要小猴子将帽子还给他。不料,小猴子却做着鬼脸,爬到桅杆上的第一根横木上。谢辽沙走过去,大声吓唬它,要它交出帽子,可小猴子一点儿也不害怕,用爪子撕着帽子,爬上了第二根横木,还回过头来,逗引着谢辽沙。

船员们站在桅杆下,乐得哈哈大笑。这下,谢辽沙可恼火啦。他脱下外衣,沿着绳子,去追小猴子。当他踏上第一根横木时,小猴子将帽子朝头上一戴,刷刷刷地爬上了第三根横木。

谢辽沙抓紧绳索,一边追着,一边叫着:“该死的,我看你在哪儿逃!”

小猴子可不懂谢辽沙说些什么,它似乎只知道恨有趣,它一个劲儿住上爬,还不时地停下来,对着谢辽沙做鬼脸。它越做鬼脸,谢辽沙越是恼火,就越是手脚井用,加快追赶。就这样,谢辽沙与小猴子同时爬到了桅杆顶上。

小猴子用后爪钩住绳索,把帽子挂在最高一层的那根横木上,自己坐在旁边,装出种种怪样儿。谢江沙屏住气,一使劲,也爬上了最高那层横木,站了起来。——直到这时,他才觉得身子晃得厉害。他朝下一看,哎呀,妈呀,甲板上的人都变成了小个儿,连大个子伊凡也只有那么一点儿小。

谢辽沙两腿发抖,心慌意乱。他双手紧紧地抓住绳索,闭着眼睛,脸儿朝着天空,他扯开嗓门喊着:“爸爸——伊凡——”

这时,甲板上的船员们也都惊呆了。当时,他们只知道看着孩子追猴子,谁也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场面。现在,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清楚,谢辽沙从桅杆顶掉到甲板上,准会摔得粉身碎骨。——不,就算他不摔下来,他也没法爬下那根横木了。这时,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伊凡扑到桅杆下,想拉着绳索爬上去。可当他一碰绳索,桅杆顶的谢辽沙便更加剧烈地摇晃起来,他的呼救声也更加凄惨起来。他只好退到一边。

甲板上的人们,都双手捂着脸,等待着即将发生的惨事,甚至没人敢睁开眼睛。

伊凡大声说:“谢辽沙,你站着,别动!别朝我看!我去喊船长!”

此刻,船长在哪儿?他正在写航海日记呢。每天晚饭后写日记,这是他的习惯。伊凡来不及敲门,用肩膀一撞,将门撞开,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快,快……谢辽沙……”

船长一见伊凡的脸色,什么也没问,从舱底爬上了甲板。他一仰头,看到了桅杆顶上的谢辽沙。他那双浓黑的眉毛皱了皱,立即拿定了主张。他双手合在嘴边,对儿子喊话:“孩子,听着,你现在只有跳水。跳水,懂吗?往大海里跳下去!”

谢辽沙听到了爸爸的喊话声。可他怎么也不明白,爸爸为什么狠心地要他跳进大海里。他说什么也不敢。他死死地抱着绳索,哭着,喊着:“不,爸爸,不,我不……”

爸爸一边劝着,一边小声对伊凡说:“快,把我的枪拿来!”

伊凡转身奔进船舱,拿来了猎枪,递给船长。船长举起枪,瞄准他的儿子,大声命令着:“谢辽沙,听着,跳水,跳次,再不跳水,我就开枪了!”

谢辽沙站在横板上,身子揭晃着,一声声地哭喊着:“不,爸爸,不,我不跳……”

船长发怒了,他再次举起枪,大声命令道:“混蛋,再不跳。我就开枪了!听着一、二……”

当船长数到“三”时,谢辽沙猛地一纵身,从桅杆顶跳入了波涛汹涌的大海。

就在谢辽沙“扑通”一声,掉进大海的一刹那间,甲板上的所有船员,几乎全都跃入海里。没一刻功夫,伊凡已用他那粗壮的手臂,将谢辽沙托出了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