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
所属分类:畅想文学

我又来到了这里,在一条寂静无人的山谷里独坐,看一只鸟落在水牛背上,举目四顾,看溪水在幽暗的斜树下潜涌而出,又在一片广阔的卵石摊上四分五裂,抖落出闪闪的光斑。

山里的色彩丰富而细腻,光是树绿,就有老树的里绿,又新枝的翠绿何碧绿,相间相叠,远非一个绿字了得。再细看的话,绿中其实有黄,有蓝,有灰,有红,有黑,有透明,比如像树的嫩芽,已开始时灰红,或说是铁红,半透明的褐色,慢慢得透出绿意,融入一片绿的吵吵嚷嚷碰碰撞撞之中。

溪边有一条小道,证明这里仍在人间,沿着溪流的哗哗声往上走,走进潮湿的腐也气味,从水中一块石头上跳到对岸,有沿着一根独木桥回到此岸,反复于溪水纠缠一阵,好一阵才能潜出竹林。你可能觉得前面一亮;天地洞开,白云蓝天,有一两户人竟在那高坡上抛出炊烟。

你会听到狗得叫声,微弱而遥远。

你知道这里不是人间的尽头。只要有力气,扶着竹杖继续逆水而上,你会继续发现小路,通向新的惊讶——在你觉得山岩和杂树将把小路完全吞没时。

随着一只野鸡在草丛中扑啦扑啦惊飞,一块更大的光亮扑面而来,出现在刚才贴身擦过的一块巨石那边。那里有竹林后的一角屋檐地坪前有晾晒的衣服,有开犁的农具,以及盛开的花丛。

你觉得这里任何一扇窗门都应该是你的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于2017年7月14日08:15:17,由 发表,共 512 字。
  • 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