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故事:唐太宗与侠客

  • A+
所属分类:帝王故事

做皇帝的往往心多疑虑,即便英明如唐太宗,也不能例外。

话说唐朝贞观11年,一天,唐太宗李世民随身带了几个侍卫,亲自登门去左武卫大将军秦府,去探望秦琼的病情。按说,李世民贵为皇帝,是不能轻易上大臣府上去的,但是,一来李世民与秦琼等人是生死之交,关系非同于一般的君臣;二来李世民原是个开明通达的皇帝,从不摆皇帝的架子。谁又知道,一声通报进去,出来跪接的人却有一大班。唐太宗乐呵呵地忙叫:“起来,起来,这里不是朝上,大家免礼吧。”站起来一看,除了秦琼,还有尉迟恭、程咬金及柴绍等人,他们也是相约了前来探病的。

秦琼将皇上及一应朋友请到厅内坐下。唐太宗先问了秦琼的病情,过后一一询问尉迟、程、柴的情况。待问到柴绍时,忽然看见柴绍身后站着一个瘦瘦小小的青年人,脸型微见瘦削,但俊雅清贵,器宇轩昂,两眼炯炯有神。唐太宗笑道:“柴爱卿,你身后站的是哪一位?”这年轻人上前一步,跪倒在地叩拜。柴绍代他回答:“这是臣弟柴蜂。”唐太宗猛然记起来,问:“莫非就是人称壁上游龙的那一位?”柴绛道:“回禀皇上,这是江湖上的人叫着玩儿的,当不得真。”唐太宗戎马一生,极是好武,平日里光是名弓就收集有300多把,听说天下有什么异能的人,总要千方百计收罗在自己手下。

他早听说柴绍有一个弟弟,轻功甚是了得,只是半信半疑,今天碰巧遇到这么一个君臣可以随便一点的好机会,如何肯放过?他笑道:“卿且起来说话。朕听说你自小习武,身轻如燕,这话可真?”柴绍道:“回皇上的话,臣弟跑得快一点是有的,说会飞檐走壁,却是加油加醋的话。”程咬金粗着嗓门道:“皇上,身轻如燕还是身重如猪,这是一试便明白的事。皇上若要看他的真本事,试一试不就得了?”唐太宗道:“程将军快人快语,就这么办。朕去侍卫中叫个跑得快捷的人来一比如何?”程咬金道:“叫什么人?就老程一个,他逃我追,迫不住是他身轻如燕,追住了他是壁上游虫。如何?”唐太宗道:“朕正要一观柴卿特技。柴卿,你意下如何?”柴绛垂手道:“回皇上,这主意好是好,只是四处乱跑了,众大人未免看不真切,就限在大厅里吧。”众人道:“如此更好。”说着,秦琼令人将桌凳家什挪过一角。这时的程咬金,虽已上了年纪,但仍身手不凡。他霍地脱了官服,束一束腰带,道:“小柴你小心了!”说着,张开蒲扇大小两只手去抓柴绛。

且说秦琼府的正厅虽然宽大,但柴绛深恐惊了皇上,不敢在唐太宗的身前身后躲闪,这么一来,地方已经缩小了许多;再加上他要在皇帝面前卖弄,所以开始只是耍些小巧的本领,并不急奔高纵。他见程咬金伸手抓来,只是轻轻巧巧地一闪身,倏地转到他的身后。如此一连三把,都抓他不着,逗得众人哈哈大笑。程咬金被笑声一激,抓得兴起,索性手脚并用,又是挥臂又是扫腿,但柴绛滑如游鱼,竟连他的衣角都没碰着。尉迟恭道:“老程,我来助你一臂之力!”说着,他也脱了官服,帮着程咬金一起阻拦起来。

尉迟恭貌若粗鲁,其实粗中有细。他或声东击西,或急进急退。他一加入,确是给柴绛的闪躲造成了一定的困难。尉迟老程二人原来就长得人高马大,在这么个厅中伸腿伸胳膊的一张,犹如一张大网一般。柴绛见这正是他献技的一个好机会,如何肯放过了?就施展开轻功满厅的游走起来。这一施展,只见他身子犹如一溜轻烟,来去如电,一时身法似鬼似魅,足不点地一般。众人见了不由齐声喝起彩来。这喝彩声明明是在取笑尉迟恭和程咬金两人的无能,这叫他们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只见尉迟恭向程咬金使了个眼色,两人立即并肩一站,各自张开手,从厅这头缓缓向那头拦去。

这招果然灵验,柴绛左右闪动,几次均被拦了回来,只好步步后退。眼看再下去就要被逼入厅角束手就擒,只见他蓦地一纵飞身上墙,脚一点,像一只大鸟一般飞过两位将军的头顶,飘到厅中央,直气得程咬金哇哇大叫。这一特技引得在座众人没一个不目瞪口呆,好一会,才鼓掌叫出好来。唐太宗站起来,双手轻轻一拍,道:“两位将军手下留情,柴卿快快谢过了!”柴绛微微一笑,躬身向两位将军致礼,然后又转身站到柴绍身后去了。只见他气不喘心不跳,神情平和,丝毫不露恃艺傲物的神色。唐太宗心知两位将军心里不服,就笑着对柴绛道:“看了柴卿刚才这番身手,令朕想起赵国公向朕夸他府上守备森严,屋里从未丢失过什么东西,柴卿就在今晚为朕去赵国公府上看一看,见是否果真如此?”柴绛跪地应道:“遵旨。但不知皇上要不要臣取点信物回来?”唐太宗略一思索,笑道:“赵国公新打有马鞍一副,甚是精致,卿就去取它的两只镫回来吧。”这一天的君臣聚会就这样散了。

回宫后,唐太宗随即着太监通知赵国公:“今日夜里有人前来赵国公府盗鞍,还望爱卿有备无患。”赵国公长孙无忌接到通知后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不知当今皇上怎么会有此一番关照,总不会是小贼事先与皇帝打过招呼了。但是既然有皇上来说,自然不敢怠慢。于是赵国公即刻叫人将新鞍取来,放在自己书房屋里,然后调拨府上的侍卫,www.feiyu01.com,里三层外三层的严加防守。转而一想,又觉不妥,就亲自将新鞍提到后院厨房外的柴堆边,用心将柴掩上,又吩咐府上武功最好的两名侍卫伏在暗处看守,命令他们不论别处有什么动静,都无须他们插手;一面又取来一副旧马鞍用布捂了个严严实实,放在大厅正中。这夜三更时分,赵国公府高墙上突然出现一个黑影,倏的一下飘落在大天井里。守候在四周的侍卫仆人见了,齐声高呼:“不要走了盗贼!”谁知这蒙面人并不逃走,只是绕着墙脚急奔。众恃卫马上兵分两路前后堵截。

这人奔得正急,猛地一个收步,“噗”地一声倒在地上。众人只当他受了伤,一齐欢呼着扑将上去,只见他突然间又一弹而起,直奔大厅中的马鞍,守候在马鞍旁的两人还未弄清是怎么一回事。只觉得一股大力推来,两人把脚不住,跌跌撞撞直往后退,等他们把住了脚挺起长矛刺去,这蒙面人已提了马鞍飞窜后院而去。侍卫长大叫:“快,快,截住他,别让惊了后院大人!”众侍卫提了灯笼一窝蜂地随后赶去,只是这人的轻功委实了得,一眨巴眼工夫,已不见了踪影。且说守在厨房边暗处的两个侍卫,听见前面的呼声一阵急似一阵,他们以为来人果然上当,心中暗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