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之间的一种心疼

  • A+
所属分类:畅想文学

不恋爱,会有匮乏的痛苦;恋爱,会有倦怠的烦恼。

不结婚,会有形而上的痛苦;结婚,会有形而下的烦恼。

克尔凯郭尔说:女人的嫁妆是争吵。

从一方面看,争吵是平庸婚姻生活的礼物;而有时候,它也许是身心安逸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为什么女人欣赏一个男人的才华是正当的,而喜欢一个男人的财富却会招人诟病?

因为,就像在音乐会上,欣赏琵琶清音的人,终归比只喜欢盯着那架琵琶看的人要正常。

欣赏与占有是两回事。

男人对于女人也一样。抱着欣赏的眼光,美就呈现,并且能长久地逗留于心;只有占有的念头,占有之后味同嚼蜡,很快又会去寻找下一个猎物。

一些人对于数量有所迷恋,似乎“拥有”越多份感情,自己的人生就越丰富。这些人有一种感情上的“收藏癖”,可是每一份精心的收藏都会让自己背上债务。这些人大概也有一种颇为古老的“垦荒癖”,喜欢在土地上到处插上自己的旗帜,可是跑得太远,马都累死了,还是找不到自己的家。

真正的收藏家都知道,数量是价值的大敌。所以越是独一份越显珍贵。

感情也不是互相辉映的,而是彼此覆盖和遮蔽的。所以越专一越鲜亮。

吵架是一种激情。赖于这样的激情,吵架的夫妻对于共同生活仍然存有希望和信心。尤其是,他们还有对于“语言”的基本信任。

吵架意味着两个人没有放弃和绝望,还抱着改变对方或改变相处方式的念头。吵架固然耗费时间精力感情和心力,但仍愿为了维护自己心目当中的“应该”而绞尽脑汁,而锻词炼句,是不死心。

死心的人,首先是根本不再相信“语言”还能说清楚什么,还能解决什么。他们懒得吵,甚至懒得说话,早已没有一点对于生活和语言的激情。既然不相信语言,那么最大的可能是沉默。沉默是一种惩诫性的暴力,惩罚他人也惩罚自己。当然,也有语言的暴力,最等而下之者是身体的暴力,那都是语言无能(失去信心或无力表达)的结果。

所以,不吵架有可能是和谐,更可能是一种倦怠。

冲突之后的和谐才是真正的和谐。

女人与男人相处,在赞美时彼此更需要雪中送炭,而非锦上添花;在冲突时应该釜底抽薪,而不是火上浇油。

女人们说:女人是需要哄(爱)的。

男人们说:你也得让我值得哄(爱)。

话说到这里基本上也就卡死了。女人说男人不宽容,不像个男人;男人说女人不可爱,唤不起内心的爱意。双方都是专制主义者,而且都比较自私。一个“需要”就成为无条件的绝对命令。一个“值得”则可以把一切问题推向对方自身。

那就互相咬吧。咬得遍体鳞伤,咬得图穷匕现。几乎是丧心病狂。句句狠话都想击中要害,一字一条痕,一句一掌血。人的缺陷和愚蠢全在这里的“聪明”,但似乎谁都无法挣脱。除非有大智慧。

大智慧就是蓦然之间的一种心疼。心疼爱人,也心疼自己。不要把对方逼成泼妇或野人。不要把自己变成疯婆或恶人。

宽容还是苛酷,温柔还是僵硬,常在一念之间。

一个有灵性的女人,心中蓄有一汪清泉的女人,必定是能令人产生非常柔和之感的。赞美非常到位,批评也是温婉平和,都让人感到极其舒服。

所谓胸有清泉,就是各种情绪都能在心里流转、回旋、净化一遍。既能自净,又能感化他人。既能去污,又能去火。从其形象、语言中,流溢出来的必是清爽、温婉、蕴藉的感觉。

聪明的人必定也是柔和的人,很懂得以柔克刚之道。而最有价值的柔和恰恰应表现在最上火的时候。刚强的拳头,往往驯服于最纤美的手指。

如果冲突无可避免,那么眼泪有时候未必是坏事。尤其对于女人来说。

眼泪是生命力的表现。眼泪的枯竭常常意味着心死,意味着感官的钝化、硬化和老化。只要生命还有所希冀,眼泪就会流淌,无论是快乐还是痛苦的时候。

眼泪是女人的香水。看到她们的眼泪会让你感到心疼。眼中的泪和鼻中的香,都让人产生不忍和怜惜之感。

眼泪是女人灵性的表现。那眼泪就是从一汪清泉中汩汩而出。它可以是一种温柔的提醒,一个善意的告诫,一点淡淡的哀怨,一次不着痕迹的责备。

眼泪也是女人的性感。常会因感动而湿润、而流泪者,说明其身心都善于感受和体味外物。

只有过于自怜的眼泪才会让人反感。

男人与男人之间的语言交锋,是逞才或炫耀的方式;

女人与女人之间的话语冲突,是比赛刻薄的过程;

男人与女人之间失去理性的吵架,有可能是一项共同把智商降到最低点的活动。

逻辑也许是世界上最笨拙的东西。它是男人发明的,也应该只适用于男人之间。

逻辑就像横亘于身体之外的一个强硬之物,它永远都无法做到体贴入微。

男人用身心之外的逻辑去对付女人的感觉,注定是要失败的。

女人是听觉动物。男人是视觉动物。所以男人知道用甜言蜜语让女人沉醉,而女人善于乔妆打扮给男人欣赏。没有爱,对于男人来说就是懒得说话,不再注视;对于女人来说就是懒得化妆,不再倾听。

美不美,男人看了以后才知道。好不好,女人听了以后才清楚。

从一个表情,男人能发现女人的心思。从电话里的一句话,女人能察觉他是否还爱自己。

男人有视觉上的贪婪,上街见到美女就要看。也因此喜新厌旧。女人有听觉上的贪婪,总是不停地要男人对她说那三个字。谁对她说好听的话就心中窃喜,甚至脸有红晕,回家以后还会细细回味。听好话是女人容颜最好的滋补品。

流行的歌词大多是写给女人听的。女人也最容易成为痴心的歌迷。荀子说,音乐,其化人也速,其入人也深。

视觉得到的多是有形的表象,抵达大脑,可以用语言表述。听觉所获得的是一种感觉,弥漫于身体,存放于心田,难以言表,只能通过身体自身来“言说”。听到抒情的音乐或甘美的语辞,会有欢快的跳跃、多情的摇曳、激动的颤抖、幸福的柔软、甜蜜的融化,甚至还有情不自禁的湿润,烛光点点,泪光盈盈。

继续说视觉和听觉。看,是主动的出击。听,是被动的接受。看,是一种占有。听,常常是被侵略。所以基本上总是男追女。

在受到惊吓时,男人睁大眼睛,女人闭上眼睛。

在陶醉于美色时,男人睁大眼睛;在陶醉于甘词时,女人闭上了眼睛。

视觉诉诸较强的理性、知性,听觉则更倾向于感性,更不具有可靠性。视觉与阳光相伴相生,sight与light携手同行。而听觉,至少有相当一部分需要藏匿在黑暗中。所以女人更容易被骗,因为欺骗主要是靠语言完成,无论是情场骗子的甜言蜜语,还是人口贩子的花言巧语。天下女人在这点上都差不多,不管她是农村妇女,还是女研究生。

“听”能使二者无间地融合,而“看”会使双方分开、疏离、对象化。声音渗入每一个毛孔,视线则始终游离在外,逡巡不止。

男人应该在音乐中求爱。女人应该在烛光下示爱。

听觉发达的时候,只需要耳语般的低声呢喃,叹息般的娓娓而谈,需要性感如喘息的音乐,当然,黯淡的灯光恰到好处。理性的光亮太强无助于情爱的含蓄迷蒙。

所以,最有情调的场景永远都是:烛光下,音乐在流淌。

或者,对着美景,忘情地说“我爱你”。

女人的美,要让男人看见。

男人的爱,要让女人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