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险故事:巨鼠岛历险记

  • A+
所属分类:惊险故事

八十年代一个初秋的早晨,湛蓝的墨西哥湾行驶着一辆新型的水陆两栖汽车,上面乘坐着一支由美国费城俱乐部组织的民间探险队,去大安德列斯群岛考察美洲虎的生活习性。十二名队员中有美国第一流的拳击家、射击运动员,工人,银行职员等,还有两名活泼勇敢的少年彼得和克莱特,他俩立志要当一名驯虎员。队长鲍曼是一位学识渊博的中年学者,费城大学著名的生物学教授,专门从事哺乳动物的研究。

两栖汽车终于登岛,队员们立即为岛上的壮美景色所吸引。满眼原始森林,地上长着片片淡绿色的兰花,散发出一股奇特的芳香。突然,草丛中出现一条灰白色上路,汽车在土路上颠簸,两旁不时出现一些上房木屋的残垣断壁。鲍曼教授说,这里曾有人居住生活过,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搬迁走了。

不一会,汽车驶到一个平坦的低洼处,这里有间还较完整的石屋,屋内长着一棵数百英尺高的巨杉,穿过屋顶,直插蓝天。鲍曼教授决定在这儿宿营。卸完东西后,鲍曼命其他人留下修整房屋,自己领着射击运动员威尔特、记录员查尔斯和棋王利比等五名队员,携带枪支手雷和摄像机,乘汽车去寻找淡水。彼得和克莱特也想跟鲍曼教授他们去,可想到出发前曾一再保证过“绝对听从指挥”的话,也就不开口了。

在岛上最高峰脚下,一股飞瀑直泻而下,他们正准备用密封桶灌水,查尔斯一声惊呼:“老虎!”果然,在五十英尺外的一块岩石边,一只庞大凶猛的美洲虎正在那儿不安地转动着,鲍曼他们连忙伏在草丛中,连大气也不敢喘。

那美洲虎一声咆哮,而岩后对面的沟里,有一条尖嘴、长胡子的黑溜溜的怪物,正露出一对锋利的门齿,瞪着一双小眼睛朝老虎爬过去。这是什么动物,连老虎也不怕?鲍曼教授仔细观察了一番,初步认定这是一种畸形返诅大老鼠。

威尔特轻轻惊叫道:“老鼠!这么大的老鼠!”其他人也目瞪口呆。鲍曼教授取下微型摄像机,准备摄下这一极其珍贵的镜头。

巨鼠继续朝老虎爬去,老虎又一声吼,就猛扑过去,巨鼠“嗖”地一下闪到老虎背后,凶相毕露,伺机反扑。就这样,扑来闪去几个回合,巨鼠被老虎的尾巴扫中,摔昏在一旁,老虎正要去吞噬巨鼠,只听一阵“吱吱”央叫,从一个岩洞里窜出十多只同样的巨鼠,将老虎团团围住,轮番攻击,一场恶战,这只骄狂的猛虎,终于被蜂拥而上凶悍无比的巨鼠撕咬得四分五裂。队员们目睹这一场面,吓得胆战心惊。

鲍曼教授摄完这组镜头后,刚收拾好摄像机,不料,几只巨鼠朝他们这儿窜来。他刚想嘱咐队员不要动,威尔特手中的枪响了,一只巨鼠脑袋开了花。鲍曼教授惊呼道:“糟了,快上车!”队员们一跃而起,朝汽车狂奔而去,而一群巨鼠也如潮水般卷来。就在鲍曼教授和两名队员爬上汽车时,突然涌出的另一股巨鼠,拦住了威尔特、查尔斯和利比。司机建议说:“队长,我们过去营救他们,用枪扫射!”鲍曼咬咬牙说,“好!”

几百只巨鼠狂追威尔特他们,威尔特边跑边射击,他虽然弹无虚发,仍很害怕,查尔斯胆子更小,拼命逃跑;棋王利比虽很害怕,但他边跑边观察,决定往山上跑,查尔斯也跟着上山了。威尔特却只管沿灰白色的土路跑。他见汽车朝这里冲来,知道救兵到了,胆壮起来,转身用机枪猛烈扫射,但老鼠实在大多了,他最终也被鼠群吞噬了……

见这惨景,爬上半山坡的利比和查尔斯既心惊又悲愤。查尔斯失去了理智,端起枪就是一阵猛烈的扫射。巨鼠们听到枪声。仿佛听到召唤,“哗”地朝山坡上卷来,他俩只好再往山上跑。情况十分危急,眼看威尔特的命运也要降临到他们身上,足智多谋的棋王利比也束手无策。陡然,他们的眼前一亮,山顶上发现一大片水面,原来是个天然水库,利比高兴得几乎要发狂了,他大声喊道:“神奇的上帝!”便拉着查尔斯一头跳进水里,奋力划去。追来的巨鼠们望水兴叹,无可奈何地在水边吱吱狂叫……

鲍曼教授他们在两栖汽车里,看到威尔特惨死,想像利比和查尔斯也难逃厄运,便狂怒地端起机枪扫射起来,一群巨鼠闻声冲来,鲍曼只好叫司机加大油门赶快逃走。汽车到了宿营地,司机就朝正在劈木材的拳击家格林大喊:“快,都躲进屋去!”

格林以为来了美洲虎,他毫不在乎地要彼得和克莱特两个孩子进屋,自己拿过冲锋枪准备对付。司机跳下车,拉住他急促他说:“快进屋,你一支枪怎能抵挡得住老鼠呀!”

一听说是老鼠,格林哈哈大笑起来:“胆小鬼,连老鼠也把你们吓成这样!”

彼得和克莱特也想出来看看是些什么样的老鼠。在家里,他们抓活老鼠玩是顶开心的事。

司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这里的老鼠又大又恶,威尔特已经被恶鼠吃掉了!”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里的故事!格林怎么也不信。鲍曼教授跳下车,严厉责令他快进屋,而他依然不动,他相信自己如钢铁般的拳头。

不到半小时,黑糊糊的鼠群如涌浪般卷来,万只鼠头攒动着,尖叫声奔跑声汇成一股巨大的声浪。队员们见到这阵势,脸都吓白了,两个孩子也吓得一动不动,不知将会发生怎样的险情。鲍曼教授明白眼前的处境十分危险,他很后悔,刚刚没有抓紧时间要队员们乘车离岛,现在最好的办法是用无线电跟费城联系,要他们派直升飞机来,可细心的他偏偏犯了大错误,这次竟忘了带无线电发报机,眼前只能靠这石屋来抵挡恶鼠的侵袭了。

刚刚还是不可一世的格林,这时也慌了。鲍曼教授再次喊他进屋,但已迟了。几只恶鼠已窜到格林身后。格林挥拳击鼠,边打边退,鼠群涌了上来。鲍曼急令朝远处而来的鼠群开火。机枪手扣动扳机,子弹如雨,满眼血肉横飞,但恶鼠仍然蜂拥而上,终于淹没了拳击家那铁塔般的身体。

鲍曼教授和队员们忍住悲痛,一边加固门窗,一边用钢钎和武器守卫,鼠群围住石屋,又叫又跳,奇臭熏人,就这样一直僵持到夕阳西下,修理工凯勒开动了小发电机,屋里顿时一片雪亮。大家又累又怕,强忍恶心,吃了点干粮充饥,一个个躺在地上休息。彼得和克莱特紧紧相偎,这时,他们想到了家,想起了妈妈……鲍曼教授内心也十分沉痛,这意外的灾难吞噬了两名队员的生命,也不知查尔斯和利比的命运如何。剩下的人生命也危在旦夕。眼下除了乘直升飞机,真是插翅难逃。怎么办?这时他才明白了岛上居民外逃的原因。

恶鼠的进攻又开始了,它们用身子撞,用牙齿咬,木柱被咬断,鼠头伸进窗户来,队员们只好开枪。鲍曼教授叮嘱说:“节省子弹!往窗外扔火把!”队员们立即行动,彼得和克莱特也参加战斗,他们用柴油点燃木棍和乱草往外扔去,最后将能燃烧的东西扔光了,鼠群仍是有增无减。一个队员急中生智,脱下衣服作火把扔出去,其他人纷纷照着办,团团烈火,烧得恶鼠有的乱逃,有的被烧死。浓烟呛人,热浪烤得人人汗如而下,终于使鼠群后退了十几米。

鲍曼教授招呼大家乘大火燃烧时,休息一会。他估计火一烧完,恶鼠还要进攻,更加残酷的战斗还在后面。果然,火势一弱,窗口又出现一群恶鼠,它们从被烧焦的窗口往屋里钻,狰狞的鼠脸露出了得意的神色,似乎在耻笑这些现代人的无能。队员们光着身子,一个个惊恐万状,仿佛现在只有束手待毙了。彼得和克莱特禁不住哭着叫起妈妈来……

就在窗栅栏眼看要被恶鼠全部冲垮的紧急关头,鲍曼教授突然从屋角拖出一张准备用来罩美洲虎的铁丝网,大声命令道:“快,把它钉在窗架上,通上电!”

修理工凯勒被提醒了,他和几个队员迅速拉好铁丝网,接上电流,“吱吱吱”一阵惨嚎,几只恶鼠被触死了。这下可好了,来一只触一只,不到两小时,七英尺高的窗口竟被鼠尸堵得严严实实。

黑夜过去,天渐渐亮了,凯勒关上发电机,一束晨光从屋顶缝隙处射了进来,给石屋注入了生命的希望,鲍曼教授决心要带队员们活着冲出去!可现实却是十分严峻的。他正想着,屋顶传来一阵“嚓嚓啦啦”的声响,啊,该死的恶鼠们又爬上屋顶了!没一刻功大,屋顶出现了豁口,队员们忙四下散开,举起冲锋枪朝洞口就打,一些恶鼠消失了,更多的恶鼠又爬上来,又扒又啃。照这样,用不了几分钟,整个屋顶就会被掀开。那死神随即也随之降临,队员们已作好同恶鼠同归于尽的准备了。

这时,鲍曼教授几乎绝望了。猛然,他看到屋内那棵巨杉,他眼睛一亮,有了主意。队员们按照他的吩咐,立即行动。在枪弹的掩护下,凯勒和两个强壮队员先后攀上屋顶,凯勒在屋顶上看到四周已成了恶鼠的“海洋”,石屋如同一座孤岛一样。他一咬牙,猛扫机枪,消灭了屋顶上的恶鼠,另外两个队员已用尼龙绳将屋里的其他队员一个个吊上了屋顶。

时间就是生命!鲍曼教授要两个队员迅速攀上树顶,其他人集中火力掩护。两名队员如猿猴一般飞快往上爬,不一会便稳没在树顶浓密的枝叶里,接着抛下两根长长的尼龙绳,啊,这生命之树,这希望之绳!队员们禁不住热泪滚滚。彼得和克莱特两个孩子先彼吊了上去,绳子又落,又是两个队员被吊上去……屋顶上只剩下凯勒和另一名队员了,他们换了六支冲锋枪,灼热的枪管烫得他们手上起泡了,正当他们将尼龙绳捆到腰上往上升时,凯勒的那根尼龙绳突然断裂,他“叭”的一声掉进了汹涌的“鼠海”之中。树顶上的人们嗓门已哑得喊不出声,只好为他们又失去一位好伙伴默默哀悼。

队员们暂时松了口气,鲍曼教授骑在树桠上,不敢松懈。他放眼望去,远处似乎有一个岛屿,离此二百多海浬处,也许有牙买加渔民活动,便叫一个队员立即鸣枪报警。

枪声惊动了恶鼠,一只如小黑熊的恶鼠拼命啃咬起树干来,其它恶鼠也同时行动,只听一阵一阵的啃咬声,令人心悸,照这样子,要不了几小时,而人合抱不拢的树干就会被轮番进攻的老鼠们啃断。队员们真正地绝望了,他们射完最后三十发子弹,一个个面色死灰,一动不动,准备向世界作最后的告别。

就在巨杉开始晃动的时候,从岛的最高处方向传来“轰隆”一声巨响,不一会,一股白色怒涛向石屋这里涌来,滚滚洪流势不可挡,不多时便吞卷了鼠群,一只只恶鼠在浪涛里挣扎、尖叫、沉浮着,很快全部葬身水底,石屋前的洼地成了一片汪洋。

鲍曼教授和队员们惊讶得不知说什么好,莫非是上帝来救他们了?这时水中出现两个黑点,黑点渐渐移近飘浮着的两栖汽车,片刻,汽车发动了,朝巨杉下飞快开来。

彼得和克莱特眼尖,认出了汽车上的人,高声惊呼起来:“利比!查尔斯!”其他队员也看清了,笑着,哭着,叫着:“查尔斯!利比!”

原来,利比和查尔斯跳进天然水库,躲过恶鼠的追赶后,想回营地来,他们发现千万只恶鼠包围了石屋,急得直跺脚,愁了一夜没合眼。利比急中生智,想起恶鼠怕水的特性,便和查尔斯把身边所有的手雷捆在一起,把天然水库炸开一个缺口,娩救了同伴们的生命。

人,毕竟是人,智慧的力量是无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