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遍清秋路

  • A+
所属分类:励志名言

踏遍清秋路  作者:纳兰馨雪 作者有话说
引子
小轩窗,正梳妆。
我对着铜镜中自己的面庞,不由微笑。
在发髻上插了一枝羊脂白玉的簪子,
转头问:“好看吗?”
夜里,我不由得浑身冷战。虽然已经入夏,但是经常就这样惊醒。梦中的情景似乎依稀可见。每次穿着旗装的我回眸的一刹那,我就醒了过来。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午夜梦回的感觉包围着我。虽然从小就常做奇奇怪怪的梦,但是,这梦,太清晰了,清晰得仿佛真的发生了。
小时候的我是在奶奶身边长大的。跟着奶奶住在家中的老宅子里。
小时候总是会依偎在奶奶的怀抱里,听她讲一个又一个故事。
小时候奶奶总是会抱着我给我唱着“悠悠扎,巴布扎,狼来啦,虎来啦,马虎跳墙过来啦。”哄我睡觉。
小时候我总是会坐在高高的门槛上,看着对面的街道,想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故事。没当这时,身后总会传来奶奶的声音,“潇儿,回屋来……”
我叫童潇,从小跟奶奶住在一起。
小时候奶奶就告诉我,我家是在清朝是镶黄旗里的贵族,古姓佟佳氏,后来改了汉姓才姓的童。
奶奶会告诉过我我们家出过多少女子当了皇后贵妃,又有多少和硕公主嫁到我们家。
奶奶会跟我说,如果现在还是清朝,我在家里也是个小格格,因为我们家是有世袭一等公爵位的。
每次奶奶絮絮叨叨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都不已为意。这一切现在有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我现在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
长大以后,离开了奶奶身边,跟爸爸妈妈在一起生活。许许多多的功课压得我喘不过气。
每次奶奶来看我的时候总是会拉着我的手,跟我说起一些老掉牙的故事。
年龄越大,不知道为什么,就越开始怀念故乡的老宅。总想起奶奶讲的泛黄了的故事。
梦里,也时常觉得自己身处老宅,仿佛亲身经历着那样一件又一件的往事。
我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课业一般,恋爱未谈。经常脑子在神游太虚,天马行空。
朋友不多,或者说,没什么朋友。
别人在跟我说话的时候我也常常走神,所以愿意跟我这种别人眼中的怪人交朋友的人是少之又少。
我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应该生活在这个时代,或者,我本来就不属于这个时代。
可是我又应该生活在什么时代呢?
奶奶在我上高三的时候去世。爸爸妈妈为了避免影响我应考,居然没有告诉我。
等我高考结束后知道了这个消息,我气愤地离家出走。本身与父母的关系就不是很亲,这件事后就更雪上加霜。
后来他们找我回去,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让我出来上大学。
我高考的成绩很好,但是,当我看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我很想奶奶,很想她给我讲的故事,很想回老宅。
但是爸爸妈妈不允许,因为他们已经把老宅卖了。
从那以后,我的心里仿佛总是掉了块什么东西似的,
梦里,常常是在老宅度过的,虽然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我在老宅。
因为每次我坐在门槛上的时候,身后仿佛总能响起奶奶的声音:“潇儿,回屋来……”
爸爸妈妈知道我难过,但是都不知道怎么安慰我。
我从家里从来不怎么说话,每次假期一过,我就会立刻回学校,
对家没有挂念,对学校也没有挂念,唯一让我有挂念的就是老宅。
但是,那里似乎已经不属于我家了。
我甚至都没有回去的勇气。
我怕在那里听到奶奶叹气的声音,我怕宅子里的风鸣。
可是睡梦中,自己又分明是日日都在老宅里过的。
梦里,我总是穿过一间又一间屋子,走过一条又一条回廊。
坐在回廊上,坐在门槛上,坐在妆台前,
似乎,在找寻奶奶曾经给我讲的故事。
虽然已经不记得那些故事中的人物和情节,
但是,还是依稀感觉到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似乎梦里,有人会跟我一起重新走进那宅子一样。
ˇ第一章 听风小筑ˇ

踏遍清秋路  作者:纳兰馨雪 作者有话说
第一章 听风小筑
我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经常这样,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闲晃。
在校园里,经常一个人走到连自己都不认识的地方。然后再慢慢的想自己刚才是怎么走来的,却连自己也想不起来。
头脑中经常是有一打没一打的故事,又仿佛是小时候奶奶常在耳边唱的歌谣。我越来越想回到以前的老宅去看一下。
最近时常在梦中惊醒,因为从梦里看到了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旗装少女,看到了她的一笑一频。但是却不清晰,不知道梦里讲了什么。
街道的两旁商铺林立,路旁的每家店都开着很大的音响或者发出很大的声音引起路人的注意好去光顾。我没有兴趣,只是走着,眼睛只看着自己脚下的路。仿佛这个世界与我无缘,我本不应该在这个世界一样。
不知道转过了几个街角,我看到了一间小店,古色古香的门须掩着,门外只有拿竹子做得一个上刻朱红篆字的牌匾,上书听风小筑。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想推开那扇门的勇气。推开那扇门的时候我闻到了一丝似有似无的檀香的味道。只见屋子里全部挂着的都是一些书法,似乎年代久远。随处还放着一些瓷器、玉石等小玩意。看样子应该是间古董店。店主大概听到了我推门的声音,于是从里屋出来看是什么样的客人来。
当他看到我的时候,眼神里露出了一丝诧异,但立刻消失不见了。然后笑着问我说,我想要点什么?我说我随便看看。于是就在那间屋子里转悠起来。当我看到一只竹制的笔筒的时候,我的眼神停留下来。那个笔筒应该是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已经忘记自己什么时候看到过他。拿起笔筒,果然,上面有朱红的小字,是用卫夫人簪花小楷写成的半阕词:
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
欲眠还展旧时书。
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
心里仿佛被什么震了一下的感觉,这笔筒,似乎我曾熟识,连上面的词似乎也曾经见过似的。店主见我拿起这笔筒,不由得点头微笑,说小姐真的是行家,这笔筒虽不值钱,但是确是清朝时的旧物。我嘴上笑着,脑子却在飞转,清朝旧物,莫非在梦里见过?梦中的我穿着旗装的样子印入脑海。我问老板这个笔筒多少钱能卖?老板说,这笔筒跟姑娘应该算有缘分,也该算是旧识。但是只是小店里有些东西是概不外卖的,这笔筒算是一个。不过如果姑娘想看,随时都可以到他的店里坐坐,看看他这里的东西。
这老板为什么这样说?旧识?有缘?莫非真的是我曾见过的东西?
晚上我又准时上床,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朦胧中,仿佛自己走入听风小筑。那个店主不在,我随手拿起桌上的笔筒,但是眼前的情景却一下子天旋地转起来。等我再清醒时,笔筒还在手里,我却已经不在听风小筑了。我身上穿着鹅黄色的旗装,我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样子,手里握着笔筒站在一个书案前面。这是一间书房,明朗的阳光照进来,屋内非常得亮堂。书案上放着一本全唐诗,旁边的一尊纹理柔和的玉雕的老虎镇纸压在一叠已经写满密密麻麻的全唐诗的纸上。旁边放着一个砚台,一只小狼毫还在砚上放着。屋子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字,苍劲有力:沧海一粟。屋子另一面靠墙还放着一排书架。密密麻麻得放着许多书。但我却看不清楚都有些什么书。
这时从屋外传来了声音:“潇儿,怎么还不出来?”我听见是叫我慌忙中放下笔筒跑出去。屋外的景色一下子让我觉得熟悉,老宅,没错是我生活了七年的老宅。是我的家。莫非是奶奶在叫我?可是回头找去,却看见一男一女站在屋外的走廊下方。那个男的穿着一身天青色的长袍,腰间系着一条藏蓝色的腰带,容长脸,浓眉,鼻正口端,好潇洒,大概五十出头的样子,;而那个女的穿着一身天蓝的旗袍,外面套着同色如意坎肩,手里拿着白色的丝帕,梳着把子头,虽然已年过四十,却周身看不出衰老的迹象。他们的后面跟着几个小厮和婢女全都满脸笑容得恭敬得看着他们和我。这时过来了一个穿着比其他婢女稍好些的嬷嬷过来,说“小格格,快给你玛法和玛嬷问安。”我傻傻地不知如何是好,那嬷嬷过来牵着我的手到了他们跟前。示意我请安。
“不碍事。”于是男子抱起了我,让我和他平视,又用胡碴扎了扎我说,“潇儿,以后在玛法身边,给玛法做个伴儿好吗?”
旁边的女人立刻接过话茬说到“是啊,潇儿,以后就在玛法和玛嬷这里住下好吗?”
我愣住了,眼前的景致房子分明就是故乡的老宅,而这两个人又是谁?为什么要自称是我的玛法和玛嬷呢?那我又是谁?
正当我发愣的时候,过来了一个小厮,扎了安说“参见老爷,福晋,小格格,给三位主子请安。晚饭已经备好了,西府上的老爷福晋少爷们也都过来了。正在等老爷过去用膳。”
玛法把我往上抱抱,“潇儿,饿了吗?跟玛法去吃饭。顺便见见你叔公和你的叔伯兄弟们。你阿玛调外任了,你以后就陪着我这个老头子吧。”
随着他观察这里,虽然跟老宅很像,却完全不同。分明不是一个已经败落的老宅,而是一间磅礴大气的一等公府。
绕了不知道多少路,有丫鬟打开了门帘,玛法抱着我进了一间屋子。里面站着一堆人,我在玛法的身上不断地转着眼睛看着他们。
“这个是法海的女儿?”这时迎上来一个比玛法年纪稍小一些中年男子。法海?我晕,还白素贞呢。我什么时候成法海他女儿了?那我妈是谁啊?
玛法冲他点了点头。“潇儿,叫二玛法。”
“二玛法。”我切切的叫了一声。他微微点头,冲我笑了笑。随即他旁边的一个妇人先冲玛法行了个安。玛法说这是二玛嬷,我切切地叫了声“二玛嬷”。她笑着将一边说乖一边将一个荷包塞到我的手里。
然后玛法就将我抱到正座上放在他腿上坐下。跟我指着说,这个是你大伯,这个是你三叔。我一一叫过。随即过来一个比我大两三岁的男孩,“我是你大哥哥。”他自豪地掐了一下我的脸蛋笑着说。好傲慢的孩子,我扭了头,没有理他。
“舜安颜,不准欺负你潇儿妹妹。”三叔开口了。我感激地冲这个我叫三叔的男子笑了一下,又对着舜安颜撇撇嘴。我并不知道我对他们的态度,似乎已经隐隐约约注定以后的众多事情。
筵席过后,玛法和二玛法一直在谈论着朝廷里的事情。而玛嬷和二玛嬷也在谈论一些有关我进府的事情。原来我的阿玛刚被调了外任,而我早早地就没了额娘。所以我就被送来府里跟玛嬷还有玛法一起生活。
奇怪,大伯和三叔不都是在府里住着的吗?为什么阿玛不在府里住?而我又是才被送进来呢?待到席散了,因为玛法还有事情,就嘱咐几个嬷嬷将我带回了屋子。
后来,通过下人们嚼舌头根子,我才知道,我的阿玛并不是刚才见过的那个玛嬷生的。我的亲玛嬷身份低贱,并没有进府。换句话说,我阿玛就是私生子。而阿玛也一直因为玛法对玛嬷的态度与玛法关系不好,很少回府。
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正躺在我日日睡觉的床上。没有一丝变化。只是梦中情形清晰依旧。庞大的家族,熟悉而又陌生的庭院……
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度来入梦的少女有了名字,也叫潇儿。而且她有一个庞大的家族。我,和她,有什么联系吗?
隐约觉得一定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心底的不安包围着我。思索着这怪梦的开端,我觉得我有必要再去一趟听风小筑。刚推门进去,就闻到一阵扑鼻而来的栀子香。因为对栀子花粉过敏,头晕沉沉的。老板呢?疑惑中,已然晕倒。ˇ第二章 梦觉花朝ˇ

踏遍清秋路  作者:纳兰馨雪 作者有话说
第二章 梦觉花朝
“小格格,小格格,怎么在这里就睡了啊。快起来,要着凉的。”耳边响起了嬷嬷的声音。我惊醒过来,发现自己仍然在那所大宅子。只是在花园里的太湖石上就睡着了。低头看了一下自己,仍然是梦里的潇儿。只有五岁多的样子。今天穿着淡蓝色的衫子,在夏末的百花丛中别有自己的一番韵味。旁边的花有一些凋落的,却也别有一番韵味。
“陈嬷嬷,放心,我凉不着的。只是这里景色好美,我想再转转。”我调皮得对着她说。
陈嬷有些犹豫,但扭不过我,只好说,“那你就再玩会子就进屋吧,明天是西府里姑主子皇贵妃的寿辰,皇上给了恩准让我们娘家人进宫贺寿。这可是咱们佟家的大荣耀,主子你过会子要回去跟大夫人学一些宫里需要注意的规矩。明日要跟夫人,西府的夫人和小姑主子进宫,可断断不能缺了礼数。”说完就絮絮叨叨的走了。
看着满园的花草,我有些迷茫。她刚才说明天要进宫。西府里的姑主子是皇贵妃,佟家……这到底哪儿跟哪儿啊?
慢慢的从太湖石上起来,沿着花园里的小道准备往外走,随手拾了根柳条打着各处。这回应该不是做梦吧?我真的到了大清朝。
晚上大夫人教了我许多宫廷里面的礼仪,让我知道从哪里下车,从哪里进宫,从哪道门进去,一一之后又让我背给她听。只是自从听下面的奴才们说她不是我的亲玛嬷后我再也不叫他玛嬷了,而是跟其他人一样叫他大夫人。
我躺在床上,看着木雕的花纹床,看着华丽的流苏和帐子还有身上的缎被。我还能不能回去?想着,就睡着了。
梦里,我站在荒无一人的山顶上,却看见迎面而来的听风小筑的老板。他诡异地笑着,看得我心中一阵阵发麻。
我鼓起勇气,“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他诡异的笑容消失了,“你只是到来处来,到该去处去。何必多此一问?去你该去的地方吧!”随即伸手将我推下了山崖。
“啊——”我惊叫着起来,依旧是四角坠流苏的帐子,光滑的丝缎被子,花纹精美的木雕床。有一点可以确定,我回不去了。到来处来,到该去处去。我的来处与该去处是这里吗?不由苦笑,我穿越了,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
待再睡起,已经是第二天五更了。嬷嬷轻声将我叫醒,揉揉惺忪的睡眼,坐了起来。帐子被陈嬷还有一些婢女们掀开,她们开始给我梳洗打扮。我有些不习惯,但是还是受着了。
看着铜镜中自己的脸庞,确实是我五六岁时的样子。但是被这一身装扮衬托的比我熟悉的自己更美了很多。小时候奶奶说我是美人胚子,但我从来不信。等上了学,班上的美女层出不穷,根本没有人注意过我,自然也不会觉得自己漂亮。但是现在,有点丑小鸭变天鹅的感觉。她们给我穿上了小版的宫装。粉红色的缎子非常的美丽,套着银色的如意坎肩,又带着百合万福巾。
在给我打扮的时候我也知道了,我贴身的两个大丫鬟是亲姐妹俩,分别叫朝云、暮雨。
嬷嬷领我到大夫人那里去,玛法还在。看到我进来,他又习惯性地抱起我。瞅着我的眼神有些失神,我不由在他眼前晃了晃手掌。“玛法,潇儿漂亮吗?”我明白,在这个府里,玛法是我最大的靠山,也只有他会对我真的好。
“漂亮,潇儿跟你玛嬷长得很像。”他说话的时候,旁边大夫人的表情露出一丝难过,随即又散去。我们都知道,玛法说的玛嬷是我的亲玛嬷。
因为玛法和二玛法他们要先去面圣谢恩,所以我被安排和大夫人,二夫人,还有小姑姑一起去承乾宫见姑姑。大家先给姑姑行礼,而后又给跟姑姑坐在一处的其他几位娘娘行礼。姑姑忙让大家起来,又吩咐下人摆上椅凳赐坐。因为牢记着礼仪,我一直低着头,只听到姑姑那温婉的嗓音。我想他一定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吧。
姑姑先跟她的额娘,也就是二玛嬷唠了一会儿家常。又跟大夫人客套了一会儿。就开始拉着小姑姑到她跟前两个人说起体己话儿。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我。我心里也塌实,少做少错,多说多错。
这时,有太监通报,“四阿哥来给娘娘贺寿!”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了门口。我也不例外。只见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进来了。他头带八宝如意小帽,辫子微曲,辫底打着的大红的络子上还坠着不少纯金的树叶。身材清瘦,穿着浅蓝色的袍子,腰间束着代表天家的明黄色腰带,上面还挂着小荷包,金质的小弓箭,如意环,并着玉佩。天家风度,尽展无疑。
“胤禛请皇额娘安。今日是皇额娘生日,胤禛愿皇额娘‘南山送瑞不老松,瑶台添寿遣仙童。’”
一时间,我如遭雷劈。即使我再迟钝,此时也反映过来了。四阿哥,胤禛,未来的雍正。也就是说现在是康熙年间。我的姑姑是佟贵妃,孝懿皇后。我的家族,就是权侵朝野的佟半朝。我玛法是世袭一等公,内侍卫大臣佟国纲,二玛法是佟国维,而那日见到的三叔,就是后来被眼前这位四阿哥,未来雍正飞鸟尽良弓藏的隆科多。所有的一切,似乎在眼前都已经明晰了。
未知的恐惧一下袭击到我,让我不敢相信。腿有些软似承受不住自己重量,我突然摔倒在地上。惊慌中,看到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了我,脸刷得红了。
“这个是二哥哥家的姑娘吧。”温婉的嗓音响起,姑姑发话了。所有的人也终于注意到我了。“叫潇儿是吗?来,到姑姑这里来。”
我站起身,看到她的身边只有四阿哥,不敢过去。大夫人不悦地对我说,“娘娘叫你过去你就过去,一点也没有见过大世面。”
我只得在所有人的注目礼下缓缓走到姑姑面前。行请安礼,“潇儿给贵妃娘娘请安。”然后就被她从地上拉起,走到了她的跟前。这时我才仔细地看到了这位贵妃姑姑的样子。姑姑长得跟二玛法有些像,她穿了一件儿淡紫色外绣荷花出水的旗装,把子头上簪着大朵绛紫牡丹,两旁珠围翠绕,衬着她白皙的圆月脸庞,看起来分外高贵。我看她的眼神对上了她看我的眼神,“呦,二哥哥家的姑娘长得还真俊。”发觉旁边看我的目光有些蛰人,我才回过视线看向那蛰人的目光。是四阿哥,我忙低下头,再也不敢看,也不敢说。
却不知我的举动看在其他人的眼中就成了别的意思。姑姑左下角坐着的一位娘娘立刻谄媚地笑道,“瞧咱四阿哥多招女孩子喜欢啊?才刚进来就让潇格格摔了,这会儿子,才一眼就让潇格格不敢抬头了。”又一位娘娘也开始添油加醋,“是啊,瞧这还真是小女孩儿家,面子薄。咱们要是再说,怕是都该找个洞钻了。”
我心里只念阿弥托佛,我摔倒是因为被他的身份吓到了,我不敢抬头是因为他是未来的雍正——那个我敬佩又崇拜的皇帝。
“皇额娘,儿子想先到外面走走,不打扰额娘和众位舅姥姨母们说话了。”四阿哥,肃了一下,抬手向姑姑请示道。
姑姑微笑着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我,“带你表妹一起去吧。她在这儿再呆下去,脸蛋儿啊就赶上火炉了。”
因为不好意思,我一路上都只是跟在四阿哥后面走,距着一米远。而他的那些侍从们,就在我的后面半米远的样子跟着。他在前面走得很快,我怕在宫里迷了路,只好低着头加快步伐,紧紧跟在后面。突然,鼻子碰到了一个胸膛上,好疼。抬头,他已经转身停在我的面前。本来已经含满泪水的眼睛立刻被吓得硬是将眼泪挤了回去。他只看了我一眼,就任性地朝着后面的太监宫女们喊道,“不用你们跟着了,哪儿远到哪儿跟着去。”然后一众跟屁虫消失了。我正纳闷自己是不是也要趁这个机会溜走,却听见他对我说,“你,留下。”
这回是跟着他慢慢地往前走了,他走到一个荷塘边停下,转身问我,“你很怕我?”
我猛得抬头,先是点头,然后又慌忙摇头。
他捡起地上的一个石子儿扔向荷塘,打起几个水花。“你不会说话吗?”
我又先是一阵点头,而后又摇头。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拉过我的手,坐在了池塘边上。我的眼睛瞬间只是盯着他抓我的那只手和我被他抓起的手,有些惊讶,我和雍正皇帝的亲密接触。
“你不说话就听我说吧。我想找人陪我说话怎么找到的都是木头。”他缓缓开口。
我和他都注视着眼前的荷塘,微风吹过,一阵阵荷香飘来。闻着舒服极了。我闭上眼睛,开始感受这大自然的香氛。
“快入秋了。这荷塘里的荷花快要开败了,赶明儿得叫那些奴才们收拾收拾了。”他缓缓地说。像是对我说,又像没有对我说。
“不用收拾。”我终于开口了,话出口的让我自己都觉得突兀。
对上他询问的眼神,只得说,“留得枯荷听雨声。(1)”突然想起了红楼梦里林妹妹也说了这句话,而且还专门说了“我顶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却惟独喜欢这句留得枯荷听雨声。”有些哑然失笑,应该这辈子都再看不到红楼梦了。
“留得枯荷听雨声,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他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一直在那里重复那句诗,时不时笑一下。“你读过全唐诗?”他突然转头问我。
突然想到好像古代女子都是无才便是德的,更何况我现在才五六岁。正犹豫着,他笑道,“这样看,是读过了。读过全唐诗的女子很少见,会说留得残荷听雨声的女子更少。”对上他的眼神,正笑嘻嘻地盯着我看。我心里想,不会是真以为我喜欢上你了吧。才十多岁的小屁孩儿,你懂什么啊?
“既读过全唐诗,那最喜欢谁的诗呢?”他又问我。
“李太白的。”
“最喜欢哪句?”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2)”
“这倒不像一个女孩子喜欢的话。”
“莫非只有男子才能畅意人生?”
“想不到还是个女中豪杰。那有没有喜欢的女子的诗?”
“有,‘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人是男儿。(3)’”
“花蕊夫人的。你喜欢的也真是够奇的,只是这句诗说得不妥。既然指责男儿,自己不愿投降,为何后来又做了宋太祖的宠妃?”
“女人总是要找一个强势的男人去依靠。宋太祖比蜀后主更值得女人去依靠。”
“歪理。不过倒是实话。既读过诗,可有读过词?”
“粗粗读过宋词。”
“宋以后的呢?”
“宋以后的除了本朝侍卫纳兰容若的可以一读,其他的全不值得去品了。”
“哦?想不到你还会读容若的词,还以为你跟别的闺阁女子不同。”
“女子自然很多地方是相同的。容若的词乃是宋以来第一人,自然值得读。也许别的女子喜欢的是他的‘待结个、他生知已。还怕两人俱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4)’而我喜欢的则是
‘德也狂生耳,偶然间,淄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不信道,遂成知己。青眼高歌君未老,向樽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娥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在,后身缘,恐结在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5)
一时激动,我竟然忘记眼前的是四阿哥,竟然站起来,将金缕曲全文一句句地吟颂出来。待念完了,才发现他依旧坐在地上看着我的表演。
“看样子也不是锯嘴葫芦嘛,刚才还以为你不会说话呢。”
“只是想说不想说罢了。”突然觉得眼前的雍正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兀自地又坐在了他旁边。
“‘偶然间,淄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磅礴大气,不受音律规矩束着,这词写得真好!”他慢慢地说,似乎眼中还在闪着什么。
是啊,偶然间,淄尘京国,乌衣门第。在说他,也在说我。都是偶然间淄尘京国,乌衣门第。
看他沉默不语,我只好打破僵局。“其实明代有一首词,也甚好。”
他看向我。我只得清了清嗓子,“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鱼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尽鱼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6)”
“你不向五六岁的小女孩。”他对我说。眼睛直视着我的,似乎已经洞穿我。
“你也不向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我撇撇嘴对他说。
“我当然不是小男孩,我已经是男子汉了。”他很认真地说。
我白了他一眼,闭上眼睛闻迎面吹来的荷风。
尔后,又听他说了许多。但是都已经慢慢忘却了。只记得是一个长在皇宫里一个小男孩的倾诉。他是如此孤独,总希望找人倾诉,却总也不能找到一个可以跟他分享心事的人。未来的皇帝,注定称孤道寡,注定孑然一身。
注1:出自李商隐《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注2:出自李白《将进酒》
注3:出自花蕊夫人《口占答宋太祖述亡国诗》
原诗:君王城头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人是男儿。
注4:出自纳兰性德《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
注5:出自纳兰性德《金缕曲;赠梁汾》
注6:出自明杨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
ˇ第三章 零落繁华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